台灣政黨新黨 - 官方網站 |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首頁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2020/07/18

關於美國國務卿的南海聲明,本黨吳主席,明確表達新黨立場,提出堅決反對美國狂妄無知的南海聲明
評社台北7月17日電/針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 13日正式發表的“南海聲明”,新黨今天發表聲明指出,美國以狂妄無知的態度對中國的南海主張橫加否定,肆意地在南海地區,自我扮演員警角色,拿著大棒敲打任何他看不順眼的民族。自詡為世界員警,卻顯然沒能辨明員警的角色與真實的價值。新黨並舉出三點說明,美國此一書面聲明是無知的,主要是因為它完全枉顧了南海的歷史與法律事實。

  新黨還表示,在台灣,當前執政的民進黨對南海問題一知半解,為了少數政客個人的政治利益和權力欲望,心甘情願地隨著美國(和日本)起舞,這其實才是真正的賣台行為。畢竟我們在南海的權利主張,都是基於國際法上的“先占取得”規則而來的。如果我們沒有了中國人民的身份,我們就沒有了“先發現、先使用、先管理”的歷史證據資格,民進黨真的要繼續這樣賣台嗎?

  新黨聲明稿全文如下: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本月13日發表一書面聲明,就當前的南海問題,以狂妄無知的態度對中國的南海主張橫加否定。該書面聲明一方面宣稱:中國在南海U形斷續線內的權利主張都是“非法”的;另方面還聲稱:絕不允許中國在南海建立“海洋帝國”。

  這是美國第一次公然放下過去所謂的“中立”假面具,就南海島礁主權以及海域權利問題採取了2016年7月12日南海仲裁庭同樣的反華立場。雖然可以說是老調重彈,但是這是美國首次以國務院的官方身份發表的書面聲明,值得我們在台灣的全體同胞,站出來多講幾句合情、合理、合法的“中國話”,給這位說謊成癮的美國國務卿聽聽。同時也給台灣內部胸中無大志、腦中無法治的民進黨頭頭們聽聽。

  首先我們之所以說美國國務院的這份書面聲明是狂妄的,主要是因為美國再度肆意地在南海地區,自我扮演員警角色,拿著大棒敲打任何他看不順眼的民族。但是,美國自詡為世界員警,卻顯然沒能辨明員警的角色與真實的價值。世界如果需要員警,那也是世界人民的工具,不是世界人民的主子,其職權必然是由各國人民所賦予,以為人類社會謀取和平發展的環境,而非不斷在世界各地炫耀武力,煽風點火,製造糾紛,甚至戰爭。

  近年來,美國藉口維護南海航行自由,經常派軍隊出入南海,炫耀武力。實際上南海從來就沒有航行不自由的問題。即便在中國還是世界首富的時代,中國也從不阻攔其它國家的南海自由航行。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出台之後,中國是首批締約國之一,更加重視本身以及其它國家的海上航行自由。對於南海的航行安全,自然也愈發關切。“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構想,是延續鄭和航行的傳統,既沒有西方航海者的殖民野心,更完全無涉所謂“海洋帝國”的野心。

  美國對中國橫加污蔑,自己卻始終拒絕簽署《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更對其他諸多國際條約,任意濫用或隨意毀棄,早已令世界各國齒冷。龐培奧此番發表南海聲明的目的,只是再度企圖打壓中國,希望維持自己的超級霸權地位,以及其背後的各項利益而已。這種不思自省,反而任意指摘他人違法的狂妄心態,應該受到全體台灣同胞的反對與拒斥。

  其次我們之所以說美國的此一書面聲明是無知的,主要是因為它完全枉顧了南海的歷史與法律事實。

  第一、中國對於南海U形斷續線內諸多島礁的主權聲索和歷史性權利的主張,是有充分法理依據及其歷史證據的。其詳已有太多中外公開的學術著作說明,此處不能詳述。但美國國務院完全不理會這些歷史證據,不但是可鄙的無知(或假無知)表現,也是對於我中華民族歷史文化的真實蔑視,令人嫌惡至極。在台灣的全體中華兒女絕不能接受這樣的無知與蔑視。

  第二、南海是一個半封閉海。按照《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123條的明文規定,閉海與半封閉海都是特殊的國際社區。域外國家對於其中有關海洋環境保護、生物資源開發以及海洋科學研究的事務,尚且需要接受周邊國家的優先權利,對於事關重要的軍事國防安全問題,當然更加需要尊重半閉海周邊域內國家的立場。看看美國作為北極圈內國家,在北極理事會內的另一種做派,就足以說明其表裡不一的自我矛盾立場。美國迄今不參加《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但是並不能剝奪公約所賦予南海半閉海社區國家的權利。美國國務院這一南海事務聲明的態度,不但是明白的假無知,更是真霸道。這是對全體南海半閉海社區內亞洲國家的蔑視。作為居住在南海北端台灣的我們,當然要堅決反對、嚴肅駁斥美國的虛偽聲明。
  
  第三、美國國務院批評中國不接受南海仲裁的程式與結果,貌似尊重國際法,其實是對國際社會海洋法治的嚴重破壞。如果各國全面仿效美國私心設計並出資供應的南海仲裁程式,未來任何一個富有的國家,只要肯出大錢,就可以片面組織一個國際臨時仲裁庭(所謂的“國際仲裁法院”從來就不是一個“法院”,這點造成很多人的誤解)、片面選任對自己有利的仲裁員、進行對造根本有權不參加的仲裁程式、推出片面主張全贏的仲裁裁決,然後據為所謂的“法律依據”來拘束對方。這將是國際社會強凌弱、眾暴寡的大悲劇。中國按照《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298條的規定,早在2005年,也就是菲律賓提出強制仲裁程式的8年之前,就已經按照《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規定,以書面提出了排除四類強制裁判的聲明(有趣且諷刺的是,美國比中國更早提出了這種排除強制裁判的聲明)。中國依法拒絕這種強制裁判,正是中國作為負責任大國,保護世界弱小國家的具體法律行動。美國無權要求中國跟隨其口號起舞。何況,如果美國真的那麼尊重彼臨時仲裁庭的裁決,美國(和日本)是否應該做個表率,按照該裁決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121條的“錯誤”解釋,趕緊先把他們在太平洋上佔據的小島礁四周的專屬經濟區及大陸架主張,都完全自我否定、撤銷殆盡呢?

  自己不參加公約,自己不尊重仲裁裁決,卻口口聲聲要求守法的中國,應該這樣、應該那樣。這是一種何等荒謬、無恥的心態?最近幾年來,美國很多政客眼見中國各方面發展迅速,因此心生嫉妒與畏懼。面對南海爭端,中國始終堅持以友好談判來解決問題。而且在《南海行為準則》(COC)的社區談判進程中,並沒有美國的座位,南海周邊國家之間的談判,依然逐步顯現出了和平解決爭端的曙光。將來一旦談判完成,簽訂了南海區域安全與利益分享、環境共管的條約,美國將只能看著中國與其他南海鄰國,友好共用南海的資源與安全環境。這才是美國霸權難已跨越的心理障礙。

  在台灣,當前執政的民進黨對南海問題一知半解,為了少數政客個人的政治利益和權力欲望,心甘情願地隨著美國(和日本)起舞,這其實才是真正的賣台行為。畢竟我們在南海太平島(以及東海釣魚台列嶼)的權利主張,都是基於國際法上的“先占取得”規則而來的。如果我們沒有了中國人民的身份,我們就沒有了“先發現、先使用、先管理”的歷史證據資格,對於這些島礁主權的主張將無所附麗,只能拱手讓人。民進黨真的要繼續這樣賣台嗎?

  台灣有美好的中華文化傳統,其歷史悠久、內容寬廣,遠勝於殖民主義下的西洋文化和日本文化。何況民進黨即便拋棄了這種文化自信,也絕對不會換來日本與西方列強對台灣的尊敬。就算偶爾獲得幾句不痛不癢的好聽話,那也只是一種對於乖乖牌寵物的安撫,毫無依據於國際法的真正理解與尊重。

  在台灣的我們,世世代代就是中國人,就是中華民族的成員。這是科學的事實,更是“憲法”的明文立場。 我們唯有結合大陸同胞,發揚中華兒女的共同智慧和氣魄,聯合世界上所有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推動世界海洋的法治、人類社會的大同,才能為自己、為民族、為世界大多數互不相同的弱小民族文化,謀取平等、和平與自由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