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黨新黨 - 官方網站 |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首頁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2020/05/02

兩岸緊張與美國角色 湯紹成
雖然世界各國的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仍在延燒,但目前大陸的防疫情勢日益好轉,武漢也已於四月初解封,各省還已開始援助各國抗疫。相對的,美國還可能處於肺炎風暴之前,況且內部為防疫政策爭議不斷。而台灣的情況也還不錯,確診與往生的人數均低,但與大陸的關係卻日益緊張。
 
在此疫情影響下的國際格局中,台海的情勢自然也會受到其他地區動盪的影響,其中尤以美國與伊朗的關係值得關重視。因疫情影響,美國國防部三月底宣布,停止美軍軍事行動60天,這是否會引起兩岸關係的突變,更是值得關注。
 
美國疫情
 
目前美國已有逾75萬人確診新冠肺炎,死亡人數也已超過4萬,而情勢還在持續惡化當中。同時,美國共有四艘航母因染疫而停航,而且都部署在印太地區,分別是「羅斯福號」、「雷根號」、「卡爾文森號」和「尼米茲號」。「羅斯福號」原艦長克勞齊上校(Capt. Brett Crozier)四月初因求援信外流遭解職,而美國海軍部長也因批評艦長後被辭職,可見其混亂的情勢,自然台灣的曝險情勢凸顯。
 
綜觀美國共有11艘航母,乃全世界其他國家航母的總和,又都是以核動力驅動,但其中1/3部署、1/3準備、1/3維修。依目前情況觀之,其他航母恐怕暫時都無法到印太區域填補戰力真空,由於伊朗等地情勢動盪,「杜魯門號」與「艾森豪號」航母目前都正在中東執勤,其餘航母則幾乎都在船塢內修整。
 
更進一步觀之,美國共有11個聯合作戰司令部,5個是功能性司令部,6個是地域性司令部,而與兩岸最有關的就是美國印太司令部,乃目前聯合司令部中規模最大與責任區最廣的一個,下轄人數約30萬,佔美國現役軍人總數的20%。其所屬美國太平洋艦隊有約200艘艦船,近1,100架飛機和超過13萬名水手和勤務人員,還包括兩支海軍陸戰隊遠征部隊,與空軍約4.6萬兵力,以及420多架飛機。
 
目前美國海軍是由第7艦隊(亞洲地區)與第3艦隊(美洲地區)鎮守太平洋海域,第七艦隊司令部設在日本橫須賀,駐地包括日本佐世保基地、沖繩和韓國釜山以及新加坡及菲律賓等地,是目前美國最大的海外前線投送部隊,因而就算相關航母停航,美軍的作戰能力仍強。
 
但是,美國海軍艦隊均遠離國土,且長時間執行巡邏任務,補給線較長,人員調配也較不易,這讓美軍面對疫情較為不利。相對的,解放軍的軍艦都是在近海巡弋,航行時間往往不超過30天,可以輕易替換健康人員以保持戰力。
 
再者,為防堵新冠肺炎疫情蔓延,3月下旬美國國防部長艾斯培已下令,全體美軍停止出國旅行與部隊移防,美軍的軍演、訓練等群體活動幾乎都暫時取消,這項美軍禁令將實施60天,剛好落在台灣520蔡英文再度就任前後,而這對北京而言乃是一個重要的關鍵門檻。
 
川普選情
 
依照川普抗疫不利的情勢推算,四月底美國失業率將會升至20%。況且由於政策歧見,美國紐約州與加州州長都因聯邦政府抗疫不利而槓上川普,以至於美國內部紛爭不斷。再者,在拜登即將擔任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情勢大致底定之際,川普團隊立即打擊拜登性騷擾女性的黑歷史,還稱拜登是北京同路人,而忘了自己家人也一樣在大陸有投資,且拜登也回擊川普「聽命中國」,在月前疫情大流行期間多次稱讚中國防疫,但實際上美國人民正為此付出代價云云。
 
川普這種一出手就重口味的選戰策略,明眼人立即可以看出,川普確實已經不似疫情之前的老神在在。尤其,近日還有一些民調顯示,川普已落後拜登近十個百分點,因而感到有些驚惶失措。
 
另外,川普總統在4月中旬再次批評大陸隱瞞新冠疫情真實數據,還藉此抨擊世界衛生組織(WHO)忽視台灣在去年12月發出的警告,藉以協助北京隱匿疫情。一般而言,當疫情發生之際,到確定這是難以掌控的情況之時,的確需要足夠的資訊與意見來輔佐決策。
 
因為這些抗疫的重大決策,比如封城,茲事體大,因而決策過程的耽擱勢必難免。這也讓人感到由於川普面對難以掌控的疫情,四處找尋代罪羔羊以便脫困。至於有關隱匿疫情的事,在當前證據不足的情況下也,確實應當避免主觀認定,這種證據不足就下定論的立場,同樣顯示川普有意轉移焦點與內心的焦慮。
 
四月中旬,七大工業國集團(G7)領袖再次針對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舉行視訊會議,同意採取一切必要措施,並要全面改革世衛,但均反對川普總統停止對WHO的四億美金的金援。相對的,歐盟已在募款來填補美國暫停資金所造成的缺口,以至於美國形同被孤立。
 
尤其,美國確診與死亡的病例日益增加,更是大幅超越大陸,同樣也造成川普內部選情與國際聲望上的衝擊。依此,若美中在台海擦槍走火,以抬高選情的機率升高。但因川普是生意人,若掐指一算,美國保護台灣的政策划不來,卻也可能立即轉向。
 
美伊關係
 
之所以要探討美伊關係,就是因為這可能是分散美國注意力的一個重要因素。自1979年伊朗革命開始,美伊關係就長期對峙,至今也並未和緩。其中或有2015年,伊朗與「五常加一集團」(P5+1)美國、英國、法國、中國、俄羅斯及德國,簽署長期核子協議,但川普總統一上任後就退出,以至於伊朗有意恢復核原料的提煉,美伊關係再度緊張。
 
2019年5月,鑒於與伊朗的關係緊張加劇,美國在中東部署了愛國者反導防禦體系,攔截彈道導彈、巡航導彈和空中打擊。2019年6月,伊朗擊落一架美國無人機。2020年初,美軍轟殺斃命伊朗革命衛隊「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引發伊朗反擊美國在伊拉克的基地,其情勢一度緊繃。
 
在中東地區,伊朗的導彈力量最為強大,主要由短程與中程導彈組成。雖然2015年伊朗核協議簽訂後,德黑蘭暫停了遠程導彈項目,但因川普退出等不確定因素,致使伊朗重啟遠程導彈項目的可能性增加。同時,伊朗的黑客組織,時常對美國總統大選展開網絡攻擊,並試圖侵入美國政府官員賬戶。
 
相對的,由於美國與西方國家的長期制裁,伊朗最大石油買家的中國,就長期協助伊朗開發海上天然氣田與油田,以及輸送石油和天然氣的管道,以便伊朗出口天然到歐洲和亞洲。同時,在軍事方面,中國還協助伊朗培訓高級的官員使用先進系統,比如導彈與戰機還有雷達系統和飛彈快艇等軍備,近年來更在「一帶一路」的架構下合作甚多,因而伊朗對中國的經濟與安全方面的依賴度均高。
 
由於疫情嚴重與醫療用品匱乏,伊朗在3月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要求提供50億美元貸款以對抗新冠疫情,但遭美國堅決反對,聲稱伊朗會用這筆錢資助恐怖組織。這是自1979年伊斯蘭革命以來,德黑蘭首次向IMF要求貸款,在被拒之後是否會逼使伊朗走向極端,值得觀察。
 
國際棋局
 
美國外交智庫「外交關係協會」(CFR)旗下的「預防研究中心」(CPA),在2019年底提出的報告中,列出了全球30潛在的危機或衝突因素,其中就包括了「台海危機導致美中衝突」,此調查自2008年進行以來,台灣首度進榜。在目前美國疫情日趨嚴重之際,是否能在危急情況下及時馳援台灣,好似可能力有未逮。
 
依上述美方智庫的報告,當前世界危機熱點,主要就分布在中東與東亞兩地區,而其中就以是否與大陸直接相關為關鍵,因為這將牽涉到美中兩大國的直接衝突。在中東方面,情勢依然詭譎,但這對大陸來說直接介入中東戰事的機率較小,但是在東亞方面則否。
 
其實,這種情勢早就這就提供了中美兩國相互博弈的籌碼。在陳水扁時期(2000-2008),美方出手壓制其兩次公投綁大選(2003-2004與2007-2008)的策略,而中方則以緩和朝核與伊朗問題為回報,成效甚彰。在上述2015年伊朗與「五常加一集團」簽署長期核子協議的過程中,王毅部長出力甚多,因為西方國家都對伊朗進行制裁,當時歐巴馬總統對此感激涕零,而這對也與2016年蔡英文的520就職演說有關,因為美方穿梭兩岸以期平穩過渡,乃給予中方的一項回報。
 
但目前朝鮮與美國已開始直接接觸,以往緊張情勢已稍緩和,雖然平壤日前還在頻射飛彈,但美國已無暇他顧,因而毫無反應。故當前只剩南海與台海仍在延燒,其中尤以台海為甚,因為美國的府會都還在加碼。除近來美方機艦頻繁繞台之外,川普總統已簽署「台北法案」,而「台灣保證法」也在醞釀之中,後者還牽涉到台美軍事演訓事務,致使「一中原則」被破壞殆盡,北京瀕臨必須反應的境地,兩岸的情勢已陷入十分緊張的邊緣,而美方是否會再度關注今年的520,還有待觀察。
 
台灣情勢
 
四月上旬,大陸航空母艦遼寧號編隊,由東海航經宮古海峽水道後,隔日航經台灣東部外海後往南部海域航駛,從事遠海長航訓練,此乃對美台雙方發出強烈的訊號,而美國在太平洋海域暫無航母可用,但仍以電偵機來回應。就在同一時間,「環球時報」社評對台提出警,台北應有的基本理性,自以為是地挺而走險,一定會招致沉痛的代價,文末並以斷句強調:告勿謂言之不預。此乃北京對外的一種政治語言曾在1960至1970年代對付印度、蘇聯與越南戰爭前使用過。
 
這勢必導致一面傾美的台灣領導階層內心焦慮。尤其,目前美中台三方的糧食自給程度分別是130%、90%與33%,中美兩國都還比較寬裕,其中大陸的大豆進口量大,2019年自給率不到20%,比較會受到影響。但此情勢對台灣極為不利,若當進口國都自我封鎖之際。
 
而在能源方面亦然,雖然油價暴跌,但若油源出問題,比如運輸船隻減少,台灣也還只能撐幾個月。此外,還有一些西藥品的原料以及中藥材等,來源都是大陸,台灣同樣也將面臨困境。最近,台灣疫情指揮中心公布,共有敦睦艦隊磐石艦成員24人確診2019冠狀病毒。由於部分水兵下船後,曾至島內約90多處公共場所逗留,因而增加了社區感染風險,對於海軍戰力的影響亦不小。
 
小結
 
此次疫情已經重創世界各國人民的身家財產與國家的政經發展,甚至導致全球權力角色大洗牌。目前由於川普的抗疫措施與選舉情勢均甚不利,未來情況還可能更加惡化,因而外銷轉內銷,在台海擦槍走火之際介入,以抬高選情的機率不得排除。但要演變成美中兩國的全面性爭戰的機率仍小,一方面將兩敗俱傷,同時這也與川普的商人性格有關,月前美國對付伊朗相對節制的做法亦可佐證。相對的,若美伊關係持續惡化,美方的注意力分散,兩岸情勢將可能會逆轉。
 
對美國來說,台灣問題當然重要,但只要有一個更大的利益誘導,比如與中方達成某種利好協議,台灣也並非不可棄。1979年的殷鑑不遠,當時台美斷交時的因素是大陸,如今新冠病毒加上中國因素是否會讓美國重導覆轍,其可能性不得排除。面對此一形勢,目前蔡英文已改口使用「新冠肺炎」來取代「武漢肺炎」,但可能已經無濟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