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黨新黨 - 官方網站 |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首頁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2020/07/10

台美關係的格局與走向 湯紹成
綜觀美台關係的發展,跌宕起伏,變換多端,這主要是因為美國主導而台灣只能任其擺佈所致。但自特朗普總統上台以來,美國拉攏台灣的力道之強前所未見,主因美中關係惡化,台灣牌特別奏效,也使得兩岸關係已從僵局變危局,確實令人憂心。
 
歷史殷鑑
 
在1950年初,美國為拉攏中國,就曾將台灣排出其防線之外準備放棄,以便阻撓毛澤東與史達林簽訂「中蘇友好同盟條約」未果。後因朝鮮戰爭爆發,美國立刻派第七艦隊協防台灣,1954年雙方還簽了「中美協防條約」,此乃實質上凍結了兩岸情勢,台灣無法反攻大陸,大陸也難以解放台灣,這是美國第一次企圖放棄台灣而後又反其道而行之的重大案例。
 
在1979年,當美國欲聯中制蘇而與大陸建交時,台灣頓時成了美國的絆腳石,後才以「台灣關係法」加以補救。這距離1950年代中美華沙會談,以及1972年尼克森訪中都有相當長的時間,其中台灣都是核心問題,可見台灣問題在美中關係之間的重要性與複雜性。而蔣經國在1988年初的逝世,也留下諸多疑點,尤以其死因與其主治醫師當日逃亡美國,都無法解釋。但是若與韓國的朴正熙大統領以及越南總統吳廷琰相比較,就可看出一些端倪,因後二者都是被刺殺,且事前他們都曾與對手的共產黨政權暗中來往,而未獲美方的應允,亦可見美國掌控這些地區的嚴謹程度。
 
在李登輝時期,因其台獨傾向引發1996年台海飛彈危機,美方還派兩艘航母戰鬥群來護台,但因當時中美雙方都曾協商解決困境,故並未釀成大災。自2001年小布希總統上台後曾言,將不惜一切保衛台灣,但因當年911事件爆發,美國一心反恐,因而再度拉攏大陸而冷凍台灣,但陳水扁並未真正認識到美國的處境,導致台美之間嚴重的齟齬。
 
當時由於兩岸關係解凍,因而台灣的統獨走向乃成為美方最為關心的利益。在陳水扁時期(2000-2008),美方出手壓制其兩次公投綁大選(2003/04與2007/08)的策略,還曾嚴厲斥責台灣不是一個國家,但陳水扁還執意為之,幾乎達到與台北翻臉的地步。事後,而中方則以緩和朝核與伊朗問題為回報,成效甚彰,台灣是美國一個棋子的角色明顯。陳水扁如此與美方鬥法,這與其卸任後立即入獄的下場是否有關,還有待證明。但可以肯定的是,美方必定掌握部分陳水扁貪汙的證據,尤其因為在911事件後,美國為反恐,更進一步嚴格掌控了所有國際大筆資金的流向。
 
等到2009年,美國在反恐戰爭告一段落後才發現,中國在東亞區已形成了完整的分工鍊,相得益彰,互利多贏,而美國在此地區的地位已經滯後,歐巴馬總統才提出重返亞洲政策企欲急起直追,台灣的角色又開始凸顯。自2010年起,中美雙方因南海問題爭執不下,美方即開始在東亞建立反中戰線,企圖結合一切可以結合的力量來圍堵大陸,台灣自然也名列其中。因而可見,當時美方還一度積極考慮邀約台灣軍方參加環太平洋演習 (Rim of the Pacific Exercise, RIMPAC),以至於國會在2016年通過雷根總統時期對台灣的六項保證(Six Assurances)等等,不一而足。其實,在這方面都是美方主動,而支持台灣只是手段,圍堵大陸才是目的,一旦目的變化,手段必定隨之更動。
 
在馬英九的第二任時期 (2012-2016),兩岸有意協商和平協議,但一開始美方就加以阻止,更遑論軍事互信機制,因為台灣80%以上的軍備都來自美國,因而原本胡錦濤2009年所大力宣揚的這兩大議題均無疾而終,雙方都只能閉門造車,此乃美方防堵台灣與大陸日益接近的重要實例。
 
在2015年伊朗核協議簽訂的過程中,因為西方國家都對伊朗進行制裁,王毅部長出力甚多,當協議簽訂時歐巴馬總統對此感激涕零,因為這正是美方長期欲求達到的目標,而這也與2016年蔡英文的520就職演說有關,因為美方在蔡英文當年勝選與就職之間的四個月中,積極穿梭兩岸以期平穩過渡,乃給予中方的一項回報,以至於當年520當天中方一度甚為滿意,而後才改變意見,可見美方緩衝的角色極為重要。近年來大陸的國力日增,美國企圖積極防堵與壓制,台灣又成為美國牽制大陸有利的籌碼,因而特朗普總統才百般拉攏,美國國會多項友台的決議就是最佳佐證。
 
由此可知,在冷戰時期,台灣曾一度是美國的資產,以便阻擋大陸向外擴張,可發揮馬前卒的作用。之後,中美和解,台灣立刻成為美國的負債,急欲除之而後快,可見台灣對美國的重要性及其變化。自從1980/90年代兩岸開始緩和,美國控制台灣的力道未減,但台方的統獨選項都難以達成。
 
首先,就像馬英九時期,若兩岸日益接近甚至水乳交融,那美國如何以台制中?台灣牌的功能將消失,美國對台軍售也將可有可無,美國在台灣的角色也將大打折扣,中國勢力甚至將直接進入太平洋,威脅美國的獨佔地位,這豈是美方所能容忍?相對的,若台灣宣布獨立,將立即違反2005年的「反分裂國家法」,必會釀成台海軍事危機,屆時美國將陷入介入不甘願且不介入又無法交代的窘境。因而美方必須防患於未然,故台灣也只能在統獨兩個極端選項中間求生存,而馬英九所謂「不統、不獨、不武」的政策,雖造成台灣統派人士的高度不滿,但其實這正符合美國的利益。如今,一但美方發出錯誤訊號,對於兩岸的安危將會產生重大影響。
 
當前情勢
 
自2016年以來民進黨主政,美方自然以防獨為對台第一要務。由此可見,在賴清德院長曾在2017年年9月提出了他是「務實的台獨工作者」的說法,乃台灣首位在立院公開主張台獨的首長之後,美方駐台代表拒絕參加兩天後民進黨的黨慶,就已經是一明顯的警告。再者,當立法院要降低公投法門檻時,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還特別來台表示關切,因而維持原案。2019年初,台灣曾舉行喜樂島台獨公投與東京奧運正名公投,美方也積極公開反對,當時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更是疾言厲色,強力阻止黨工與從政黨員參加,也造成深綠人士的反彈,最終兩項活動都功虧一簣,美方也避免自陷窘境。
 
再從美方的觀點視之,由於台灣藍綠兩派壁壘分明,因而一定要持續政黨輪替,才符合美國的利益,否則若台灣任何一黨獨大,都可能導致尾大不掉,美方將擔心難以駕馭台灣。易言之,至多每八年一輪替,從陳水扁到馬英九都是如此,這樣統獨兩派都無法生根,台灣兩大黨都必須依賴美國,才是美方所樂見。同時,美方也必須做好事先防範的工作,比如「危機解密」中所透露,美方在台到處蒐集政治人物的黑資料,以便在選舉時得以拉一打一,控制自如。此乃美方駕馭台灣的重要手法之一,再加上對台軍售與對於台灣相關敏感人事任用的影響,以及台灣各界菁英都以留美為主流,台灣確實已成為美國的囊中物。
 
近日特朗普還有意以美中貿易協議中的關稅為手段來對付大陸,若北京不購買美國產品,美方將終止該協議,並向中方課取重稅,導致美股與亞股全面走跌。但美國內部向大陸索賠的聲浪高漲,這也提供特朗普搭順風車的機會。相對的,美方對於台灣的支持則不遺餘力,除近來美方機艦頻繁繞台之外,特朗普總統已簽署「台北法案」,要保障台灣的邦交國不生變,而「台灣防衛法」也在醞釀之中,後者還牽涉到台美軍事演訓事務,甚至美方將提供台灣核子防護傘。再者,今年520蔡英文就職時,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也在正式管道上發布祝賀文,等於形式上承認中華民國。因而致使美方長年主張的「一中政策」已被破壞殆盡。易言之,1979年中美建交時的三個前提:「斷交、廢約、撤軍」,好似正借屍還魂。
 
此外,美方也大力支持台灣參與WHA大會,同時還引領各方共同聲援,但仍徒勞無功,況且美方還臨時撤案,讓人感到虎頭蛇尾。在有關港版國安法方面,特朗普與龐佩奧都已強硬表態,因而蔡英文也急忙站隊,並曾言要同所有民主陣營的夥伴們和香港人民站在一起,以及有意停止適用香港澳門關係條例第60條,要將港澳與大陸等同視之,引起外界諸多評論。但不久蔡英文又稱,照顧香港人民決心不變,當局將組專案提出人道救援行動方案。這就極為明確的表明了蔡英文的立場,先要以廢止港澳條例來抨擊大陸並向美國交心,然後再關照香港。
 
這幾年來,台灣內部的獨立傾向高漲,以及美國對台的百般拉攏,致使目前兩岸已經風起雲湧,目前台美之間的一項火上加油的策略,就是蕭美琴出使駐美代表。蕭女士父親是台灣人而母親是美國人,根正苗紅,外事歷練豐富,更可以直達天聽,還可以保密到家,自然有其優勢。尤其特朗普女兒伊凡卡受到重用,蕭美琴更可以利用其一半美國同胞的身分,相互結為好友,進而安排一次特蔡會,甚至讓蔡英文訪問白宮,都可能在計畫之中,而這些都是傳統男性外交人員所望塵莫及之處,且這一切都因美方2018年所通過的「台灣旅行法」而成為可能。屆時若掀起兩岸波滔,特朗普還可以藉此在選舉中得分,而拜登也只能拿香跟拜。
 
最近美國總統特朗普確實面臨多事之秋,由於對內防疫不利,造成極大紛擾,因而歸咎大陸為病源,以期轉移焦點。尤其,拜登崛起,民調超前,特朗普憂慮,不知所以。再加上,伊朗日前發射火箭,並以快艇騷擾美艦,特朗普還下令開火,情勢也不平靜。還有朝鮮半島的局勢動盪,這也提升了大陸在穩定當地局勢的地位,也增加了大陸與美國談判的籌碼。進一步觀察中美關係可知,此乃界上最為複雜的一組雙邊關係,因為其所牽涉的層面既深且廣,幾乎包含所有國際與全球的熱點問題,而台灣問題更是美中之間最重要也最難處理的棘手問題。
 
小結
 
綜上所述,當前美中關係確實面臨極大考驗,擦槍走火的機率正在升高,況且兩岸的僵局已變成危局,若美方持續加碼拉攏台灣,就是給於北京的最大挑戰,台灣的安全能否維繫,確實難以樂觀。尤其,美國國會的動作比較貿然,1996年李登輝訪美時,就是國會支持而國務院反對,而最終後者仍然難以招架所致,結果引發兩岸飛彈危機。如今美國國會與國務院同聲,但後者到底還是比較懂行,至今都還知所進退,除非特朗普真想孤注一擲,那台灣終將得不償失。
 
如今蔡英文的第二任將可以更進一步揮灑,尤其蕭美琴的派任,更可能會有石破天驚的勁爆突破。但是這對於台灣的安危,恐怕已不是綠營的考量,反正內部的民意支持度高,外部又有美國支撐,當然要幫特朗普助選。但特朗普是生意人,算盤打得精,現在又面臨疫情與選情的膠著,與大陸既鬥爭又合作可能是較好的選項,若打不贏就歸隊,也將是一種考量。而台灣牌始終是美方的一項利器,若特朗普狗急跳牆,而蔡英文配合演出特蔡會,必將兩岸關係陷入危殆,確實應當堤防。反之,假設大陸能及早研發疫苗,並能協助特朗普脫困勝選,屆時台美關係是否又會被打回原點,還有待觀察。
 
而美方雖常施以友台措施,但這些都是手段,一但與中共的關係改善,台灣又要被拋到一邊,我們現在還是美國的棋子,但是何時變為棄子,乃非台灣可以影響與逆料。因此,若是兩岸關係無法改善,這還須主政者運用智慧,才能避免將台灣陷於難以自拔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