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黨新黨 - 官方網站 |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首頁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2020/08/17

《觀察》第84期(2020/08)-吳成典:走出戰爭傷痛,珍視和平可貴
吳成典1957年出生于金門縣烈嶼鄉。輔仁大學化學系學士、美國凱斯西儲大學化學博士。畢業後任職于美商高科技CDC公司資深研究員。返國後任工業研究院材料所主任、引進並參與臺灣第一片CD-R光碟的研發。後擔任亞洲化學公司技術副總經理、聯茂電子公司總經理。
1996年當選第三屆國民大會代表(1996-2000),踏上從政之路。之後擔任過第五、第六屆立法委員(2002-2008)、金門縣政府顧問(2008-2009)、金門縣副縣長(2001-20022016-2018)。党職方面,於2009年至2015年擔任新黨秘書長,2020221日當選為新黨主席。
 
周陽山:近年來,由於「小三通」的發展十分快速,對金門、馬祖的發展掖助甚大,也引起了國際的關注。201912日,習近平又提出了「新四通」的規劃,顯見兩岸間的和平發展與合作共贏確實有很大的契機,您如何看待兩岸的僵局的化解及金門可以扮演的角色?
吳成典:金門有1,700年的歷史,到了近代更是大陸連接臺灣的重要紐帶。隨著兩岸從戰爭走向和平,金門位於大陸與臺灣的中間,金門的老百姓非常樂意與大陸交流,金門有它的使命感,就是扮演打開兩岸僵局的關鍵鑰匙,其中「小三通」(指金門-廈門、金門-泉州及馬祖-福州之間的通郵、通航、通商)即充分展現了雙方的最大智慧與努力。
金門與廈門近在咫尺,如果能建構金廈特區,使金門、廈門成為互相依存的雙子城,相信能給臺灣民眾起到良好的示範作用,而金廈特區若成功建置,就能推廣到閩台共治。臺灣人大多來自閩南,文化、語言、習俗及信仰也與福建高度重迭。福建與臺灣如果能在經濟上更進一步結合,勢必會成為全中國很重要的經濟特區。
作為兩岸統一的實驗地,雙方政府在制度上應該給金廈特區一些適當的調整。例如大陸方面已經給香港和澳門CEPA(《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如果也能給金馬這樣的優惠條件,同時在金廈地區規定人民幣可以與台幣互通使用,勢必能大幅度幫助金馬的發展,台商也會透過金門而受惠,這會讓臺灣人民對和平統一更有信心。
航運專家李彌教授認為,針對臺灣許多中小企業要到大陸投資,面臨「三證」(營業登記證、稅務許可證、衛生許可證)問題,頭痛不已。這是因為大陸各省辦理三證的手續都不相同,如果可以在金門設立一個統整的視窗,兩岸共同承辦、建立起綠色通道,那會讓台商赴陸投資方便許多。
 
周:在「新四通」規劃中,提出了通水、通氣、通電、通橋這四項。通水已經在您擔任金門副縣長時完成了,請問通橋的可能性又如何呢?
吳:過往金門鄉親常提到「金廈大橋」,通橋固然很重要,但如果可以建立「金廈地鐵」,那對金廈雙子城的發展應該會更好。因為大橋會有塞車問題,颱風期間也可能會出現無法使用等麻煩,但地鐵從地下通過則沒有這些困擾。廈門到金門的距離,大概等於臺北捷運板南線從江子翠站到龍山寺站的距離,如果金門設立地鐵站與廈門地鐵直接連接,金門就可以從目前的離島變成閩南地區的半島,直接連通廈漳泉的交通網,雙方人民的交流會變得快速順暢。
 
周:目前施工的翔安機場,與金門近在咫尺,對金門會提供哪些利基?
吳:目前廈門在大嶝島規劃設立新的翔安國際機場,規格是比照香港赤臘角機場。大嶝島過去由金門縣管轄,也曾經是金門縣政府之所在。由於兩岸分治,如今是歸大陸方面管轄。廈門高崎機場的起降問題,牽涉到兩岸空域因素,過去就是我們協商出來的,也避免了兩岸空域產生的衝突。
未來翔安機場一旦啟用,要在大嶝島起降,必然會與大小金門的領空發生重迭。雙方若要採取導航系統、互相協助,也勢必要再次協商溝通,否則將難以通航。這是兩岸政府必須面對的問題。
此外,由於廈門本身是一個深水良港,目前有貨運、客運,有許多船舶停靠,已發生過於擁擠的問題。倘若金廈之間可以協調、溝通,讓遊艇、小船停靠在金門這一邊,而大的商船、貨船停靠在廈門,一定可以紓解廈門港目前面臨的巨大壓力。同時,大陸對遊艇的稅金收得相當高,臺灣這邊則相對便宜,一旦金廈港口的分工合作配套成功,金門這邊可以設計優良的遊艇港口,連帶的也可以帶動大陸的遊艇和觀光業。這是和平與合作的契機,實應捐棄成見、積極促成,並改善當前對峙的僵局。
 
周:您與李炷烽縣長過去積極推動「小三通」,為改善兩岸關係,不遺餘力。您認為還有哪些事應該積極推動?
吳:臺灣人八成的祖先來自閩南的漳州和泉州,金門可以說是兩岸人民情感交流、親緣相通的重要連結地。過去新黨李炷烽擔任金門縣長時,就舉辦過宗親交流與宗教活動。宗親交流活動除了臺灣鄉親參加外,還有許多來自香港、新加坡及東南亞其他地方的華人共同參與。
另外,由於金門曾爆發過「古寧頭大戰」、「八二三炮戰」等重大戰役,雙方均有大量軍民死傷,因此目前金廈兩地輪流每兩年舉辦一次法會,為逝者祈福,為亡魂安禱,同時也祈願兩岸不要再有戰端,這正是走出戰爭傷痛,珍視和平的可貴,值得兩岸同胞省思。我認為這類文化交流、親緣相通、化解敵意、增強互信的活動,都應積極推動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