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黨新黨 - 官方網站 |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首頁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2020/07/13

台美貿易發展 湯紹成
自1950年代以來至今,台美貿易的情況變化甚大。基於歷史的原因,在冷戰時期台灣毫無選擇,只能一切以美國是從。但自2001年台灣加入世貿組織(WTO)以來,再加上大陸的改革開放政策奏效,兩岸的經貿關係日益吃重,導致台美經貿關係降溫。但近年來因川普的反中政策,又使得台美關係得以改善。
 
第一階段(1950-2001)
 
自1950至2001年的這50餘年當中,美國一直是台灣外貿的推手。早在1979年台美斷交之後,美國就給予台灣最惠國待遇予以補償,使台企加大對美經貿的興趣,不但美商投資與技術可以培育本土企業,美國的市場也大量吸收台灣的產品,因此美國一直是台灣最重要的貿易夥。
 
1984年台灣48.8%的出口是對美國,後因分散市場,以及兩岸經貿關係改善,到2001年對美僅佔台總出口22.5%,但在出口值方面已比1984成長了 1.3 倍,達276億美元,是台灣第二大出口市場,僅次於日本。在進口方面,美國一直是台灣僅次於日本的第二大進口國,2001年自美進口182億美元佔16.9%,台美雙邊貿易達459億美元,佔台灣外貿總額20%,是台灣最重要的經貿對象。
 
台灣與美國市場的密切關係,有歷史、政治與經濟的因素,譬如軍事保護,美國市場與美資等。但由於在台美貿易中,台灣長期順差,也導致美方強烈要求我方開放市場。事實上,當台灣在2001年加入WTO,同時兩岸也開放間接貿易以後,台企對美市場依賴程度已開始下降。
 
根據台灣經濟部統計資料,截至2001年底,美國是我國最重要的外資來源國,約佔23.9%,其次為日本。若從美國政府國際收支帳戶來看,從 1982年到2001,台灣到美國的直接投資達32億美元,比南韓與墨西哥高。1990年代以後,由於東南亞與中美洲各國廉價的勞工與資源,吸引頗多台商投資,故對美投資之重要性相對下降。
 
第二階段(2002-2019)
 
早自1994年起,台美雙方就在探討《貿易與投資架構協定》(TIFA),此乃有關智財權、市場開放以及投資保障等議題,以便共同加深貿易關係,但自2016年十月中止至今,主因美豬與美牛問題。而台灣也在2008年加入了WTO的《政府採購協定》,以及台灣在保護智慧財產權方面的改善,與參與APEC所享有的貿易優惠,都有利於台美經貿關係的發展。
 
但在2004年大陸就已成為台灣最大出口對象,2014年更成為最大的進口地區,2018年大陸為台灣最大的投資目的地,也是長年以來台灣的最大貿易出口和順差地區,占了台灣全年貿易出口的40%,以至於台灣對大陸的貿易依存度大增,這對於台美經貿關係產生極大的影響。
 
再以2009年的情況為例,當年台灣是美國第九大貿易夥伴,雙邊貿易金額超過460億美元,超過印度、義大利或巴西,台灣有11%的出口是往美國,而美國也是台灣最大的外資來源,累計的直接投資超過210億美元,佔台灣全部外國直接投資(FDI)的19.6%。台灣在美國的外國直接投資約等於 122億美元,佔台灣所有對外直接投資的19%,其整體比例已經比第一階段減少。
 
根據台灣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統計,美國是重要的外人投資及技術來源國。1952年1月至2015年2月,美商總投資件數5,151件,總投資金額約226億3,100萬美元,是外商投資第2位,佔17.58%。同一時期,台商總投資件數5,304件,總投資金額138億美元,是台商對外投資的第2大目標國,佔15.31%。2014年,美國蘋果公司在台灣新竹科學園區設立顯示技術中心,整體投資案達百億新台幣,此乃該公司在海外繼日韓之後的第三個研發重鎮。
 
自2017年川普上台以來,美中貿易摩擦升溫,以至於台美關係改善迅速,造成台商回流設廠以及受惠於轉單效應,2019年台灣已重返美國前10大貿易夥伴,美國是台灣第2大貿易夥伴,以及第3大進與第2大出口國,出口金額為462億美元,年增17%,自美國進口的金額為348億美元,年增5%,台灣出超114億美元,占台灣整體貿易金額比重達14%,相較2018年成長約2%,出口至美國主要產品包括:資通電子產品;自美國進口主要產品包括半導體零組件等。
 
自2019年以來,美台貿易額增長了12.5%,且在半導體製造設備強勁出口帶動下,美國對台灣出口增加3%以上。台灣輸美產品以資通及視聽產品出口額達151億美元,年增率達59%,為所有類別中成長最高者。台灣2019年第一大貿易夥伴為大陸,美國排名第2。
 
2018年美國已透過「善用投資促進發展法」(BUILD Act),提供600億美元,來協助印太地區國家興建基礎建設及發展經濟。依該法案規定,兩個政府機構「海外私人投資公司」及「美國國際發展署」將合併成「美國國際開發金融公司」(USIDFC),以便全力對抗大陸的「一帶一路」倡議。
 
面對此情況,台灣必將強化與美國的合作。近年來美商投資台灣熱絡,包含Google、思科、美光、微軟等均在台設研發或創新中心。在2019年1至10月,台灣對美國的出口增加17.7%,相對的,對大陸出口則減少6.65%,反映美中台三邊貿易已在改變。因此,除TIFA之外,簽訂台美貿易協定(BTA)是長期目標,這也是美國國會目前積極推動的項目。
 
最新情況
 
自今(2020)年以來,新冠肺炎肆虐,美國對外經貿活動幾乎停擺。由於美中已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定,美方可能會轉而與台灣重啟TIFA會談。但以美方積極拉攏台灣的態度觀之,台方應會有相應的回應,而美豬美牛問題一直為美方所抱怨,但在美中經貿協定下,中方已承諾開放,未來台灣將更無所迴避,而TIFA的成功,也將會有助於台灣與日本、澳洲等國洽簽相關協定,但新冠疫情打亂了一切。
 
目前美方是採取階段式建構雙邊經貿協定,並直接要求對手國開放市埸,美國與日本及大陸第一階段的經貿協定均已生效,未來台美經貿協定也可能如此,台灣必將處於不對稱的談判地位。至今為止,在台美經貿中,都是美方主動要求台灣開放,當前美方具競爭力的產品,例如肉類、水果、車輛、塑化及光學製品等,將會對台灣造成很大的壓力。此外,還有電信與金融,以及政府採購方面,美國也不會放過。
 
再以台積電赴美投資案為例。由於美中貿易戰已從關稅戰延伸到科技戰,故川普政府全面封殺華為,而台積電被迫在兩強的摩擦中,搶下台美在關鍵技術領域合作的先機,並已停止接受華為的新訂單。在長期全球化影響下,美國產業大量移出,一些尖端電子科技也沒有在美國建立,而台灣正是全球化的受惠者,但現在陷入兩大之間難為小的困境。
 
目前台積電計畫在美國亞利桑那州投資 120 億美元,興建且營運一座5奈米先進晶圓廠,預計2021年動工2024年量產,同時還會邀其供應鏈一同赴美,由於在當地已有如英特爾大型晶圓廠的完整產業鏈,前景不差。因台積電必將遵循美國技術的限制,赴美設廠可能成為交換籌碼,換取美國放寬境外產品的生產。雖然台積電的技術領先全球,但是美國是先進半導體大國,到美國設廠不但能接近市場,更可提升和當地的研發、產業、學界互動合作,甚至可以開拓全新客戶,對台積電未必不利。尤其,台積電有近9成產品都在台灣生產,海外佈局影響有限。
 
但由於國際貨幣基金會(IMF)4月大幅下修全球總體經濟的預測為-3.0%,加上國美國的消費者信心指數不佳,從1月的10%跌到4月的負30%,顯見美國消費者對於疫情後的經濟狀況仍不樂觀。同時,若設備與材料等真的都必須按照美國的規定,屆時美國商務部要如何審理,將是造成訂單延誤的關鍵。此外,美國抵制華為,受害的不只是大陸,連帶台灣的供應鏈也有不小的衝擊。長遠來看,此舉將促使大陸半導體的自主發展,加速非美系的產業生態體系建置,並增加台灣半導體發展的不確定因素。
 
小結
 
台美經貿關係跌宕起伏,目前由於蔡英文一面倒的政策,台美之間相同的經濟發展目標日益凸顯,而簽署TIFA與BTA更為當務之急,同時台灣還會配合川普重返「美國製造」的目標,以及尋求在全球供應鏈的新定位,並打造新的生產和製造模式。
 
因而台美雙方在資通訊、半導體、汽車及航太產業方面將會緊密合作,進而可延伸至尖端製造的領域,尤其是數位經濟、人工智慧、物聯網及工業4.0等。與此同時,台積電就美而棄中,損失目前第二大客戶華為,占其營收比重高達14%,看似難以避免。因而陸方若能在對台經貿方面加碼,當可避免台灣更進一步融入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