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黨新黨 - 官方網站 |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首頁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2020/07/09

中美博奕中德國的角色 湯紹成
在此次新冠疫情爆發之前,歐盟對中國的政策就已產生變化,從原本的合作夥伴關係轉為競爭對手。但最近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還是選擇了與中國發展關係,立即遭到川普從德國撤軍的報復,這對於美中之間的博奕將會產生相當的影響。
 
角色吃重
 
今年是中國與歐盟關係重要的一年,因為在後疫情時期,中歐雙方都要加緊復甦經濟。尤其德國已在7月一日接任歐盟理事會主席,而梅克爾總理又是歐盟國家中最受到中方尊敬的領導人,在她過去14年執政期間共訪問中國12次,可見梅克爾對於大陸的重視,這也將是她在2021下半年任滿去職之前最重要里程碑,她的決策也將會對歐盟未來的發展產生指標性的作用。
 
在今年五月底,梅克爾總理就已拒絕了在六月下旬到華盛頓參加G7會議的邀請,引發川普總統高度不悅,因為其他國家都積極支持。表面上德方是以疫情未過為由,但實質上梅克爾一直鄙視川普的所做所為,尤其在疫情大流行期間美國的亂象,再加上近來的黑白衝突,更反對川普總統想將G7擴增為G11等等,不一而足。
 
相對的,在六月中,梅克爾總理卻與李克強總理進行視訊會議,除稱讚中方對防控疫情的巨大努力,並稱會繼續與中國深化關係。在防控疫情方面,德國的表現不差,目前也正在逐步復工當中,執政黨基民盟的民調上升到40%,傲視國內其他政黨,甚至還有讓梅克爾續任總理的呼聲。
 
梅克爾始終希望能聯合歐盟國家,共同採取一種對中國的競合策略來共謀發展。因此,她並未追隨川普抨擊中國的政策,更想在兩大國之間找尋歐洲的出路,但在當前美中這種熱鬥的氛圍中尋找歐盟內部的聯合路線,要比以往任何時期都更加困難。甚至在冠狀病毒大流行之前就已經不易,特別是2019年意大利違抗歐盟成為第一個加入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G7集團國家。也許正因為如此,在冠狀病毒大流行期間,中國特別幫助了意大利。
 
早在2009年的金融危機之後,中國接管希臘的比雷埃夫斯 (Piraeus) 港口,現已成為「一帶一路」倡議最重要的支柱之一。雖然歐盟幾度迫使希臘政府私有化國家資產,但是沒有一家歐盟公司對接管該港口有興趣。從2009年到2015年,中國對歐盟國家的投資增長了十倍。
 
 
德美齟齬
 
在中德兩位總理視訊之後,川普政府立即聲稱將撤回9500名駐紮於德國的美軍,相當於駐德美軍總人數27.5%。自川普上任後不久,就要求北約各國提高軍費支出水準至GDP的2%,但目前德國只有1.38%,比例少於英國與法國,況且德國政府仍有盈餘,但卻還要佔美軍便宜,美方自然不滿。再加上,德方堅持建造連接俄羅斯的北溪天然氣管道(Nord Stream 2 pipeline),因川普杯葛而停擺,美德關係確實不睦。
 
然而,新冠疫情激化了美中對抗,歐洲的多邊主義政策也受到美方巨大壓力,比如在究責方面,德方也還一度支持美方並發表聲明。但是,在今年3月舉行的G7集團外長會議上,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堅持「武漢病毒」的提法並未被接受,致使部長們沒有發表聯合聲明,結果以鬧劇收場,顯示美歐立場的微妙差異。進而若美國和歐洲不能再次形成一個利益共同體,美國就會變成一個大孤島,而歐盟將會更接近亞洲。
 
此外,日前美國還退出了世衛組織(WHO),更令全球疫情雪上加霜。多年來,美國奉行單邊主義,為解決自己的經濟危機,狂印鈔票並以美元拖累很多國家,並且還拖欠聯合國會費,再加上美中貿易戰等行為,都極大地干擾了全球發展的各項正常秩序。美國在國際上這些拆台與退群的作為,看在歐洲國家的眼裡,自然增加了對於由中國來取代與遞補的期待。
 
從2019年8月份開始,就有建立一個新的世貿組織機構提議,直到今年4月,這個計畫才正式提上了日程。因為共有17國想繞開美國,決議組建新貿易機構「多方臨時上訴仲裁安排」(MPIA),並邀請中國參與,這些國家包括:歐盟、加拿大、墨西哥、新加坡與瑞士等,而其他國家也可以隨時加入,以穩定全球貿易秩序,這次美國是徹底被邊緣化了。
 
還有,美國已於2019年8月退出「美俄中程核武條約」(INF),最後只剩下2011年簽訂有效期為十年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New START)可以限制軍備競賽,但那也可能在明年遭到廢止,全球軍事對抗將再度升級。川普表示應該將中國也納入新的限武合約,但遭北京拒絕,因為美俄雙方的戰略核彈數量超越中國甚多所致,這也當會危害歐洲國家的安全環境。美國這些脫離政策,將會應驗學者高登(Johan Galtung)的預測,意即美超級大國將會快速崩解,而美國仍會持續發展。
 
左右為難
 
整體觀之,基於地緣戰略的因素,歐洲國家日益感到夾在美中兩大國之間的為難。尤其,川普的亂政,受到不少國家的排斥;相對的,大陸的穩健,獲得相當的支持,相形之下,消長立判。但在2019年3月歐盟發布最新的對華戰略文件「中歐戰略前景」中,中國已從2003年的「全面性戰略合作夥伴關係」,變成歐盟追求技術領先與替代治理模式的競爭對手。
 
這主要是受到美國川普總統反中政策的影響,此外,除了中歐之間意識形態的差異之外,還因為歐盟國家確實對於中方各類貨品極強的競爭力,以及中國市場的巨大購買力而愛憎交加所致。因為中國的競爭力意謂著歐洲的失業率,而中國的購買力又強化了歐洲的依存度。
 
依據統計,在過去近20年來,中國經濟高速增長,佔世界經濟總產值份額從7.84%增加到了19.24%,而同期美國經濟佔世界總產值的比重,從2001年的20.18%下降到了2019年度15.03%,歐洲則從23.5%下降到了16.05%。40年來,中歐貿易規模增長了250倍,2019年中歐貿易總額達7500億美元,連續15年歐盟都是中國最大貿易夥伴,而中國也多年保持歐盟第二大貿易夥伴地位。
 
但當前由於各國邊境關閉,在投資與商品和人員的運輸方面都大減,而中國政府也難以促進國際投資,而只能以自行恢復國內經濟和確保就業為優先。尤其在過去的兩年中,歐盟提高了其外國投資的門檻,使得中國公司現在必須經過嚴格的審查,才能對關鍵技術領域進行投資。2019年,中國在28個歐盟國家的直接投資下降了33%,僅為120億歐元,是2016年峰值之後的第三次連續下降。
 
再從歐盟的角度觀之,快速進入中國市場對於許多歐盟公司的生存至關重要,因為在疫情危機過後需要盡快經濟復甦,故與中國政府爭議究責與賠償問題確實不智,乃歐洲國家的普遍看法。面臨這種情況,中歐峰會將對歐盟未來的發展趨勢產生重大的影響,因而原定九月份的中歐峰會將按計劃進行,現雖已改為視頻會議,但正如德國外交部長馬斯(Heiko Maas)認為,有太多重要的議題需要與中方討論,比如氣候目標和公平的全球競爭等等。
 
馬斯外長還表示,德國希望在今年下半年擔任歐盟輪值主席國時,幫忙緩解中美之間的緊張局勢,因為世界分裂成兩個利益領域是極為不利的,尤其歐洲人對中美之間的利益衝突不感興趣,也不支持美國有意邀請俄羅斯、印度、澳大利亞和韓國等四國參加G7會議,因為這都是以針對中國為目的。在近日中國人大通國香港國安法草案之後,川普政府聲稱重新考慮香港的特殊地位,對此德國政府也還在採取觀望的態度,並強調中德之間密切和實質性關係的重要性,以及反對全球再度對抗。
 
而歐盟也只在一紙聲明中表示對香港自治權的關切,但排除一切反制北京的措施,並強調應以對話代替對抗,以及談判投資協議。雖然中歐之間在全球治理理念方面並不一致,這主要是有關意識形態,但在推行多邊主義方面,雙方有共同的立場,這主要是針對美國而來,同時歐盟還有意在全球事務中發揮第三極的作用,而這也確實是歐洲的出路。
 
小結
 
綜上所述,德國梅克爾總理確實洞燭機先,慎謀能斷,選擇了遠美親中的政策,這將對於歐盟本身與中歐關係,甚至全球的經貿合作與和平發展,都做出了相當的貢獻。雖然仍有美國的障礙要克服,但這至少是後疫情時期最好的鋪墊,這也將會對於川普的亂政產生相當預防的效果。
 
有別於梅克爾總理的睿智,美國川普總統的作為卻剛好是另一個極端,不禁令人感到美國的墮落。著名學者高登預測美國超級大國將在今(2020)年崩解,目前好像確有明確跡象,比如美國在國際上的拆台與退群,以及美國內部的黑人暴動等。與此相對的,中國近年來的發展步步為營、行穩致遠,終於獲得相當多國家的認同,同時也更向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與人類共同體邁進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