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黨新黨 - 官方網站 |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首頁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2020/07/19

強勢清場:民進黨贏了提名失了形象 (2020/07/18 聯合報) 楊泰順
強勢清場:民進黨贏了提名失了形象 (2020/07/18 聯合報)

當朱高正三十年前第一次跳上主席台抗爭國會多數暴力時,筆者便曾為文警告此風不可長。但當時不少在野人士表示,那只是「民主轉型的陣痛」,一旦落實民主,立院亂象也將成為歷史的回憶。現在一個世代過去,台灣人不僅直選總統,政黨輪替兩次,憲法也修改了七次,但立法院的風暴卻只有越演越烈。蛋頭學者在許多研討會上預言的「民主鞏固」,為何迄今看不到絲毫跡象?

議會民主所以優於直接民主,因為程序上允許談判與妥協的迴旋,使得少數黨在有討價還價的空間下,願意合作維繫體制的尊嚴。不似公民投票一翻兩瞪眼,絕望的少數只能尋求街頭運動施壓多數民意。但衡諸立院這些年來的運作,民主國家議會常見的協商機制,似乎僅是形式。國民黨曾為威權的外來政黨,歷史的包袱使它較願與在野黨溝通,從立院大家長被稱為「公道伯」便不言可喻。本土的民進黨既沒有國民黨的包袱,一旦取得多數,權力的運用便顯得「當仁不讓」。淪為劣勢,國民黨除了肢體抗爭,似乎也別無他途。

先進民主國家議會為了讓少數黨掌握喊價的本錢,通常會在議事規則中保留少數黨的運作空間,避免少數黨選擇玉石俱焚的策略。例如,美國參院允許冗長發言,七位議員聯手便可癱瘓整個議事程序;美國眾議員則在人事與法案審查公聽會中,特別保留一天由少數黨完全決定證人與議題。當年少數黨的荷姆茲參議員以一人之力,阻擋美國派駐北京大使長達九個月,至今仍傳為在野黨運作的典範。比較起來,立法院所認可的在野黨空間,幾乎跡近於零。

在野的國民黨長期以來應該也在尋找議題,希望展現抗爭的能耐,藉以形成未來的談判籌碼。這次監察委員的審查案,確實給了國民黨難得的機會。首先,長期以來民進黨便主張廢除考監兩院,現在執政四年餘,卻還大辣辣地提名酬庸黨內人士,合法性上以可受公評。此外,監委職司風憲人選自然不可不慎,但提名程序不僅不公開甚且草率,部分人選明顯瑕疵總統也全不理會,國民黨不敢抗爭豈不坐實了「小綠」的譏諷?更讓在野黨難以忍受的,二十七位提名人竟只排定三天的審查時間,以任何標準檢視都顯得輕率。美國審查一名大法官可以長達兩個月,公聽會反覆多場允許百餘個團體應邀表達意見。台灣民主當然不如美國成熟,但多數黨驕傲到連作態多排幾天公聽會都不願,在野黨如果沉默豈不被當背景?

對有心廢除監察院的執政黨而言,焦土清場強行投票顯然不是划算的策略。監委虛懸其實正可凸顯執政黨長期以來廢除監院的訴求,過去陳水扁時代不也曾拒絕補提名,讓國人感覺監院可有可無?尤其這次還可說是在野黨阻撓造成監院停擺。如今審查程序未完備而強力通過,不僅留下未來的違憲「相罵本」,也讓民眾質疑,如此非過不可其中是否確有隱情?尤其,經過一番打鬧,民眾不僅注意到執政者的言行不一,也放大了被提名者的瑕疵。

國民黨的抗爭,明顯效法民進黨過去的路數。今天民進黨利用多數以暴制暴,甚且動用千名警察蓄勢待發,應該也讓國民黨開了眼界。可悲的是,三十年來民主化的成果,似乎只看到國會抗爭的迭創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