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黨新黨 - 官方網站 |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首頁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2020/05/06

本黨邱前國大代表建勇先生的一篇悼父之文,文中乘載了這個時代厚重的歷史縮影,幾代中國人的哀愁!
用擰乾了的濕熱毛巾
擦了您的臉、頭、胸、手.....
直到您的腿、腳....
.
在兩個護士的幫助下
換上了衛生衣、一身的新衣服
就像是六十年前
您幫我洗完澡一樣
擦乾我的身體
幫穿上衣服,再仔細的拉稱衣褲.....
.
您...躺在床上
安詳的就像是沈睡了
甚至臉色、手掌也逐漸的紅潤起來
妹妹一直凝視著您
說....是睡著了吧!!!???好像還在呼吸啊!!!!
我摸了一下脈搏
您....是走了!!!
.
這幾天
每天都在回憶裡尋找和您的曾經交會點
卻在記憶裡真的有不多的東西
.
在我小學四年級吧!?
住在高雄的家
為了家計
您去了台北打拼
直到我小五的下學期
才搬家北上
到了我國中的時候
您又遠征新加坡
成了每年只回家十來天的台灣第一批的外出賺外匯的台勞
到了我大一
全家都搬去了新加坡
後來又到印尼了十幾年
.
搬去新加坡之後的三十多年
每年頂多回來一個星期
我也只能陪著您...打幾場麻將、喝兩杯酒.....
爾後
您退休了
又和老媽回了老家山東
.
想想
這六十多年只有三次才和您有比較多的單獨聊天
第一次是十年前您生了場大病
從哈爾濱回台
住在台北榮總
我也只能每天下班後驅車前去
幫著您用溫熱水搓搓腳、作個手腳的按摩
順便的引起您的話題、聊些過往的話題
第二、三次
是我的大女兒訂、結婚
您第一次住進我家
我父子倆
坐在前院的廊下抽煙
聊了好多、也是過往的話題
.
直到十年前那段在榮總您住院的時候
我才問了很多的疑問
.
我說:《當年,十幾二十歲的您,既無國仇又沒家恨!為什麼要離開家、遠走台灣!?》
您說......
您是家裡最小的兒子、祖母生您的時候已經是四十多歲了
出生後、眼看著是瘦弱養不活了
當時的農民又能怎樣!?!
就把您放在村子口的大槐樹下、想是等傍晚做完農活回來後等斷了氣就把您埋了
誰知道
傍晚了....您還在呼吸
這才抱回家養了起來!
.
您說:《當時老家還有十幾畝的地、在村子裡還算是中上的不算窮人!》
加上上面有兩個大很多的哥哥
所以 後來您還能去讀書上學、沒下過田做農活
.
我就又問了:《那您為什麼要離開家啊!?》
您說.....
在那個年代
家雖然是中農
可是
那個貧困的年代
整年的只能吃地瓜、雜糧餅子
到了冬天都沒吃的
只能用晾曬在欄上、餵牲口的乾地瓜藤
磨碎了、參合著雜糧吃
牲口和人吃一樣的東西!!!
一次放學回家
十幾歲的您食量大、卻沒下田
聽得您的大哥大嫂說:《老三兄弟還真能吃啊!!!》
您說
當時二哥已經去了青島學生意
您.....堅決的說《不讀書了!要去青島投靠二哥!》
就此離了家
再回去的時候已經是五十年後了
.
我還問:《那麼您為什麼要來台灣啊!?共產黨來了、工農兵不是要翻身了啊!?!?》
您說....
那時候
國民黨在青島....半徵半抓年輕男人
說是《幫忙拆了工廠、搬到台灣再組裝起來,來回要三個月的時間!每個月一塊大洋、管吃管住!》
您問了二哥
二哥說:《情況不安定、恐怕是要打進青島了!三兄弟你就去看看、如果情況不好就趕快回來!》
於是 給了您兩匹綢緞、讓您跟著工廠走了
您說....
那時候一堆年輕人,拆了工廠!連鍋爐的耐火磚都打下來做了壓艙石!
誰知道!!!這一去....就是近五十年才回的了老家!!!
怪不得
您...退休後就回了老家,徵地蓋房,迎來還在世的二伯、奉養到終老!
.
當時我向您說....
還好您出來了!要不然、就算是後來您的老師做了縣書記,以您的不爭、不搶的性格,最多也是個縣書記啊!!!這樣又哪裡來的近幾十年、每天吃燕窩的日子!!
您說....退休回老家後,找了當年老師的兒子,也只能請他吃頓飯、聊幾句了!
.
不知道為什麼
您說完離家的那段
總是指著我說:《你跟我很像!》
也不解釋什麼!
.
現在要跟您報告
您說的青島中山路
我曾全程用走的走過
想像著五十年前一個十幾歲的年輕人在那裡的樣子
您說的...曾經在上面釣過魚的棧橋
二十多年前我也去過了
想著那個拿著釣竿的少年
從此離開了五十年
可是
我沒找到您說的那家綢緞莊.....
.
我還問過:為什麼在我的記憶裡....在台北的那幾年,好像您總是不回家過除夕、都是初一中午才回家啊!?
您說.....
當年 工廠的機器二十四小時運轉,工人八小時一班,一日三班!
管理階層要做兩班....每天十六個小時
而 做廠長的要向東家負責....所以是每天二十四小時負責,您就乾脆住在工廠裡了
到了過年
除夕早上全廠大掃除
中午擺桌、您要代表東家謝謝大家一年的辛苦
一兩千多個南部來的女工
您說....那時候是喝紅露酒!每桌一碗!!!
您敬完了全廠的工人、要親自送大家坐上租來的遊覽車隊.....
要在傍晚前送大家回到她們中南部的家!
然後
司機會帶您去三重、土城、板橋....的代工廠
您要代表東家謝謝這些代工廠一年的幫忙!
所以
通常是除夕從中午開始喝酒、喝到凌晨
然後 您不好意思麻煩司機、要趕快讓人家回家過年
所以 那些年除夕的晚上,都是您和一個看廠的老先生在工廠
直到初一中午起來才能回家!
您說...那就是您學生意的時候、掌櫃的該做的事!
.
您也跟我說了自己所以要去印尼的前後因素
您說...
當年從新加坡回來、已經想退休了
可是 一個認識的老闆、其實是原來新加坡老闆的哥哥
知道您從新加坡退休了
就到印尼買了個百來人的小成衣廠
特地來台灣請您出山再戰!
從工廠的設計到後來的經營全部交給您
這個工廠在我的二女兒出生、滿月後不久,我帶著全家去了印尼看您,我看過!
完整的廠房,從大門口前面廣場進來就是廠房的前端開口
主副料的倉儲、進料、拉布、裁片、縫合、整燙、包裝、掛上集裝箱...
一氣呵成

您把自己的辦公室設計在整個生產線中段的半空中
三面大面透明玻璃、讓您能隨時掌看全廠
兩千近三千人的廠房
我那次陪著您走了一圈
您那時候說《每天早上進辦公室、喝杯咖啡、批完公文後就會下去生產線走一趟》
我跟著您走了一圈、用了一個半小時!!!
.
您還說了那段時間的一個故事
那時候、廠房建好了、工人訓練好了、產品也從低階的試產調整到了高級高單價女洋裝
一天
供應主副料的一個下游廠商老闆約您到雅加達週末吃晚飯
您說您知道這傢伙不懷好意!
於是 時間到了您就帶著秘書赴宴
果然
酒過三巡
這個廠商的老闆站起來說:《邱老爺子!您給一個戶頭的帳號號碼!我們四五桌的供料商按月把交易金額的百分之三自動匯入這個戶頭!》
您說 ...當時您不動聲色
等他講完話
您要秘書收集了一下在場的供應商名片
然後
您站起來、用一個大碗、倒了整碗的白蘭地
一手舉起碗、說道:《感謝大家的抬愛!》
一口喝了!
然後轉頭跟秘書說:
《從下個月開始!這些在場的供應商的採購金額公司自動扣下百分之三!這是公司多付的金額!》
然後 又跟秘書說:《明天就要採購科全部成員來辦公室開會!》
我爹那是要找出是哪個小王八蛋在貪污自肥啊!!
.
您跟我說....
那時候自己的月薪是一萬美金每月
那年的年底
您照往例做好了全廠幹部的年終獎金、紅利清冊
也照往例一樣的....自己的年終獎金和紅利是空白的
您說:《幹部是我的班底、紅利年終我決定!做掌櫃的要拿多少、是東家的權力!》
您說....那一年、拿完年終獎金和紅利後
東家約您在工廠裡散步
另外又給了您一個年薪、您也沒推辭拒絕!
.
其實您在這些年的工作
我真的不清楚
直到有一次
我老婆的同學、輔大織品系畢業從事成衣業的一個強人
當她知道同學的公公就是您
她直說:原來你的公公就是《成衣業的老大....人稱邱老爺子的啊!!!》
她說:老爺子的廠是《只要你們貿易公司或是公司的業務部能接下來的訂單、他就能如期完工、保證品質!不管是多難做的產品、他都能做!》
這樣
我才知道
原來您幾十年的努力、有這樣的江湖地位!
.
您從來就沒問過我一次《生活的錢夠不夠用!》
就算是當年我辭去國中老師、沒收入、去讀研究所的時候也從沒問過!
可是
在我三十八歲選上國民大會代表的那年
您特地回台、問了我:《錢!夠不夠用!?!?》
我知道您的意思!
您是認為.......《那三萬八千多票的支持、並不是要給你升官發財的!》《因為這樣才從政府拿到的任何一塊錢都不是你的!》
這點我是瞭解您的!
我當時回答:《夠用!不然我也能從自己的存款裡補!》
後來這個話題就沒提起過
現在
我要向您報告
當年 每一毛錢的錢我都立帳、全部花掉了!沒有一毛錢進到我的口袋!
甚至
因為和社會接觸的多了、遇到了更多的需要被幫助的人
我曾幫做苦工的勞苦人的患了癌症的孩子募款、收到一塊錢我就再加上一塊錢
捐給這個勞苦人
我曾遇到...一個巷子裏都是單身的老兵,每天兩個乾饅頭過日子
那個糖尿病、兩腳已經切到大腿根的
我也募款、同樣的每收到一塊錢、我就加上一塊錢,捐給這個巷子的老兵們
作民意代表的那四年,所有的助理錢都實際的聘用
沒有像很多人一樣的用自己的家人冒領!
那些年
我幫了不少政治人物募款、錢雖不多!但是沒有主動為自己向任何人伸手!
我有幫了五十幾家社區養老院申請牌照
當時的申請牌照蟑螂的價格是一個牌照要兩百萬到四百萬
我一毛錢都沒拿!
您指著我說:《你很像我!》
原來這也是其中之一啊!!
.
這次的住院
我進去檢疫黃區的時候餵您吃藥
再出來
其實已經知道了您的病情
到了榮總
一天的早上您醒來
又說了一句《你很像我!》
然後
進了安寧病房
兩個早上您坐了起來
我陪著您最後一次的唱了您喜歡的老生段子
您已經發不出聲音了
可是手打著拍子
我知道您是高興的
.
您放心吧
您二哥的孫子
十年前我問過堂兄
在您收了農場、給他買了小山貓
我把當年的那個有機肥的配方稍作了修改
那個有機肥廠,十年前就能每年凈賺二十幾萬的人民幣了
.
您的兩個外孫外孫女
也在妹妹的栽培下就都在美國大學畢業、要讀研究所了
.
我家的兩個您的孫女
也都結婚了、自己買了房了
這兩個孫女恐怕是更像您....典型的工程師、拼命的工作
.
我也退休了
雖然
國民黨當年答應要給您們的那三塊大洋賴了帳
中華民國當年要給我的我自己存的養老金也被打了四折多
我還能不缺的活下去
.
在過去的這幾十年
恐怕我更像您一樣
幫朋友、從來不先收酬勞
我的立場是《事成了才有利潤、做不成事.....大家都是個屁!》
就算做出了成果
我出力、那個出錢的就算是跳了票,我也認為他一定有他的難處!
更像您的是....從來就不欠別人的!!
您....看了我六十多年了
應該放心了!!
.
昨天
做了頭七
您躺在床上、像是睡著了的影像還在我的腦袋裡
您......逐漸又紅潤的臉頰、手掌
您........像是在微微的笑著的睡像
每天都出現在我的夢裡!

您放心的去和已經在天上的老媽再相會吧!
.
妹妹和我....
...
..
.
在想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