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黨新黨 - 官方網站 |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首頁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2020/08/18

挑羔羊抗獅子 藍焉能不敗 2020-08-17 2本黨前何副秘書長 聯合報 / 何振盛/佛光大學未來與樂活產業學系教授(台北

高雄市長補選結果,毫不意外地由陳其邁勝出,他的對手李眉蓁吳益政均以慘敗收場,印證先前觀察家們大致相同的看法。這場沒有僥倖,注定慘敗的結局,種因於國民黨高層只求應付了事,不求勝選的消極心態。國民黨在這次補選所設立的低標是獲取三成的選票,李眉蓁僅獲得廿五點九%的選票,史上第二低的紀錄,連基本盤都未能掌握。這樣離譜的結果,不能完全歸咎於內外環境條件不利因素所造成,更重要的是提名人選的問題。如此大敗,當初決定提名人選的國民黨高層要不要集體負責下台?

 

國民黨每次選前總是高呼團結口號,勝選就喜形於色,敗選即承諾檢討,實則從未因得志而戒懼忘形,因失志而奮發雪恥,彷若勝敗乃兵家常事,一切船過水無痕。反正下一次選舉靠天庇蔭,但憑賭運,勝了命好,敗了運差,這樣的政黨如何對得起死忠的支持者?又如何吸引年輕選民,讓普羅大眾期待?

 

姑且不論國民黨在這場可預見的補選,未能掌握機先、超前部署,錯失展現破釜沉舟、背水一戰的悲壯意志,即便補選在即,也未盡全力、逆勢挺進,挑選形象清新、能說善道且具有群眾魅力與革新理念的戰將,來投入選戰以力挽狂瀾。未來國民黨能否振衰除弊、東山再起,實足堪憂。

 

台灣選舉研究顯示,在人選、政黨與政見等三項影響選民投票行為的因素中,人選最為關鍵。提對人,勝選的機率大增,提錯人,再強大的政黨也會陷入苦戰,乃至敗選。面對高雄市長補選一役,國民黨明知形勢不利,亟需逆轉劣勢的戰將人選,卻任由地方黨部與派系喬事,在派系平衡的慣性原則之下,不僅無法在非常時期產生能攻善守的戰將,反而挑選一隻羔羊去對抗一頭獅子,形成一路挨打的不對稱戰役。將訓練不足的士兵派上戰場送死,誰該負責?當然不是士兵本身,而是下達派令的最高指揮官。李眉蓁的失敗,不是她個人的失敗,而是國民黨高層與國民黨全體的失敗。

 

麥克阿瑟將軍在「老兵不死」的經典演講中提到,戰爭的目的在求取勝利,不求勝利的戰爭是姑息。姑息的結果,只會帶來更血腥的戰爭。此乃老將針對當年韓戰場景所抒發的感言,如果放在台灣的政黨政治中,反對黨打好選戰,求取勝利,不只是宣揚理念、為國舉才,更重要的意義是讓怠惰或貪腐的執政黨,有失去權力的可能,才能產生制衡的壓力與效果。不求勝利的選戰,也是一種姑息,讓「絕對權力,絕對腐化」的執政黨長期掌權,終會招致廣大民怨,甚至引爆抗爭與流血衝突,這就是帶來議會外「更血腥的戰爭」了。

 

總之,國民黨於在野勢力中,仍是執政黨的主要制衡力量,反對黨的天職除了在議會中善盡監督政府的天職外,更應於選戰中以勝利為目標,強力挑戰執政者,以抑制其掌權後的輕侮傲慢,並於其怠惰貪腐時一舉取而代之。此刻,我們雖不寄望國民黨成為「東方不敗」,但可不可以不再扮演另一類型的「獨孤求敗」?